澳门特区MG开户

喜欢,不该是佔有

喜欢是双方彼此开心,才能获得的感觉

如果太过想要拥有对方
< 明陞

在这样进入春天的季节,忽冷忽热的温度相当难掌握服装的搭配,想要保暖又怕待会太阳出来又太热,这时候配件围巾就会是不错的选择,不仅携带方便且可以轻松组合各种造型。 嗨~
我虽然人不帅但我人很好相处唷!

曾经听长辈说过一则故事:古早以前,一个偏远山区的村落裡,住著一位小有名气的雕刻师傅;因为这师傅的雕刻技巧不错,所以附近一村庄的寺庙,就邀请他去雕刻一尊「菩萨的像」。迷濛的月光下更突显他的髮丝深如子夜的墨黑;始终背对著宇帆的那个他一头长髮迎风微微飘动著,像墨汁一样黑的髮丝间飘出浓厚的血腥味….越是接近那个味道越是清晰,宇帆没有多想,好不容易遇到了人…她只想赶快问个清楚这个鬼地方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她又该怎麽回去?可是当宇帆来到她的身后才发现这个人相当高,比起宇帆158的身高这个人应该有180~190之间,她站在他的身旁仅仅勉强到他的胸前…,就在宇帆快要碰到他时,那一头黑髮却突然缠绕住宇帆,宇帆被髮丝中浓郁的血腥味呛得几乎不能呼吸,墨黑的髮丝像是有生命一样不管宇帆怎麽挣扎还是牢牢的缠住她;宇帆全身都被头髮团团包围;那髮丝紧贴著宇帆的每一吋肌肤,宇帆感觉到胸中的空气都快被挤压出去而张口呼吸到的却是浓浓的血腥;空气….眼前越来越黑,宇帆仍旧不停挣扎却越来越使不上力气….髮丝将宇帆紧紧包围成一个蛹状,就在宇帆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髮丝突然变松了,宇帆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漂流的浮木连忙挣开那些髮丝,可是当她一碰到那些髮丝时那些头髮却自动掉落一地,眼前出现了另一个……场景?眼前从废墟变成荒芜,不,那不仅仅是荒芜应该说是宇宙黑洞……一个看不到地摸不到边没有光、没有东西的地方;在这样一个虚无飘渺的空间内只有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飘来,忽近忽远不停的说著一些让宇凡不能理解的话。的低头讶异的看著自己发现在微凉的深夜她穿著竟只是一件已经破破烂烂的睡衣,单薄的睡衣从一片雪白变成泥土与血迹交杂的斑驳,而衣服上那些黄色的小鸭混合已经乾掉的血迹看起来是那麽骇人、大片的血迹夸张的佈满她的胸前、裙襬,让她有些怀疑那是她的血吗?虽然身体的确有些伤口跟刺痛感,但所有的伤也不过就是一些擦伤、挫伤;但是那如果不是她的血,那又是谁的血?她恐惧的大喊出声!「有没有人呀~有没有人呀?这裡是哪裡?!~安琪~爸~妈~阿齐…..」每一个熟悉的名字她都喊遍、救的话也都喊叫到嗓子都哑了…..没有,没有…..一个人都没有;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有,只有自己….只有自己…一个人。招围巾打法, 天空又下起雨来 & 皮质和丝质等高级衣物,愈是纤细就愈不能放在塑胶袋裡。因为东西<

Comments are closed.